舞进“鸟巢”的常艺女孩
日期:2021-07-09 浏览次数: 作者:宋春红 字号:[ ]

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《伟大征程》,6月28日晚在国家体育场盛大举行。演出队伍中,有一个19岁的常州女孩,她就是2019年毕业于常州艺术高等职业学校中国舞专业(以下简称常艺)的北京舞蹈学院学生王浥尘。

1、见证重要的时刻

九级大风,风吹日晒的水泥地,磨坏的鞋底,凌晨五点的日出,永远倒不过来的时差,永远吃不腻的速食火锅,还有大家一起追星奔跑的样子……与“鸟巢”告别时,一切都历历在目,王浥尘说:“当然,记忆最深刻的就是‘距离文艺演出倒计时0天’,在我的人生中有着建党100周年的经历,太光荣。”

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《伟大征程》中,王浥尘参与了三个篇章:序篇《破晓》,第二篇章《激情岁月》,第四篇章《东方奇迹》

尽管正式演出的时候,除了在第二篇章中扮演一个纺织女工,在另外两个篇章里还是大二学生的她甚至都没有角色和特写,但有机会见证这样重要的时刻,她和同学们在老师、导演的带领下,从学校,到训练基地,再到进驻 “鸟巢”,每天都披星戴月、风吹日晒地坚持练习、排练。

表情管理是她从小练就的基本功,群舞动作对专业舞蹈出身的她来说,基本上也没什么难度。但大型演出的难点在于,一个队形上千人参与,摄像机从高处拍下来,整齐度非常重要, 不是一个人做好,排列就结束了,得1000个人都做好,任务才算完成。

在所有参与演出的演员中,王浥尘和她的同学们承担的舞段特别多,这对体能也是一种考验。在训练基地封闭式训练的时候,她扁桃体发炎,去医务室配了药,吃了两颗药就又回到了排练现场。

人的体能可能真的有潜力。天天风吹日晒,在室外水泥地上排练,她的一双牛筋底的鞋子脚底都磨穿了。有时候他们在鸟巢走台,出来的时候已经凌晨四五点了,看着太阳一点点升起,中午又要回到鸟巢继续排练。但到了最后排练阶段,她的身体好得很,一点伤痛都没有。

她参与的舞段多在建国后, 有一个动作是拿着黄色的毛巾转手绢花,这个动作只要一个人失误,看起来就非常拉垮。后来王浥尘特地去看了一下直播:“特别齐,完成度非常高。”那时才真正感到轻松:“圆满完成任务!”

还有一个特别难忘的收获是和200多个明星一起同台演出,有时候一抬头就能看到胡歌和邓伦从自己身边走过,“觉得离明星特别近。”

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的时候,王浥尘还是一个6岁的孩子。13年后,她参与到同样大型的演出中。再回想到七八年前,那时她还是一个练功的时候只能站在教室的侧面,上课“闷闷的”的女孩。

2、站在旁边的孩子

“专业舞蹈的主要课程是基训课,在把杆上练习各种基础动作。” 王浥尘在常艺的舞蹈老师黄茜茜说,舞蹈教室四面墙,一面站着老师,三面是把杆,最好的学生在老师对面最中间的把杆上练习,依次往旁边站,功夫欠佳的学生只能在旁边把杆处上练习。

对一个12岁左右的孩子来说,这样的安排未免有些残酷,但专业舞蹈教室就是这样安排的,它预示着专业舞蹈行业的残酷,主角只有一个,有的人,也许一直只能站在旁边。

王浥尘就是那个站在旁边的孩子。

小学六年级那年,常艺舞蹈教研室主任任志良到他们班里来招生,看好这个长相清秀、身材瘦削、手长脚长,还颇有运动细胞的孩子,就给了她一份招生简章,让她回家问一下家长,愿不愿意来考常艺。

在孩子的教育上,王浥尘妈妈一直非常开明,觉得孩子不一定要走文化课考学的道路,只要选自己喜欢的就行。王浥尘性格活泼好动,从小就喜欢唱唱跳跳,学过少儿歌唱,小提琴考完了九级,妈妈觉得学艺术也是个很好的选择。

不过等他们填完表格,准备报名的时候,才知道常艺没有七年级开始的小提琴专业,只有舞蹈专业,这个舞蹈专业是中专专业,毕业时既可以参加全国普通高考,有机会进入顶尖艺术类高校,也可以通过对口单招进入艺术类高校。

“可是我们没学过舞蹈啊,没有‘童子功’。”妈妈有点犹豫。

但是王浥尘说:“我还是想学舞蹈。”

“你没学过,而且学舞蹈很苦的。”妈妈劝她。当时他们班里有三个身体条件很好的女孩,另外两个女孩都放弃了。

“那我也愿意。” 王浥尘坚持。

考虑再三,妈妈觉得还是请任老师再面试一下。任老师觉得王浥尘身体条件不错。“童子功”这一块,也不是一定要有的。

任志良和妻子黄茜茜是大学同学,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, 2007年来常工作。起初常州专业舞蹈这一块非常薄弱。常艺作为地方艺校,选材上没有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一线学校严苛,但引进了一批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、上海戏剧学院、南京艺术学院等国内知名高校的专业舞蹈老师,经过几年的努力,已经有不少学生进入国内一流的舞蹈高等院校。因此任老师觉得,只要身体条件够,又愿意吃苦,他们有信心把孩子练出来。

于是,王浥尘就以零基础进入舞蹈专业,在旁边把杆上练了两年。

3、不敢跟老师说话

“舞蹈功夫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就能练出来的,需要长年累月地去磨,因为这是身体的一部分。”黄老师说。

进校两个多月,王浥尘哭着对妈妈说:“妈妈,我要退学。”

妈妈稳了稳,说:“我知道你很辛苦。你考虑好了,去问问哪所中学愿意接收你。”

电话那头王浥尘沉默了,妈妈知道她在仔细思考这件事,就耐心劝说:“你已经练了两个多月了,老师都说你很用功。现在放弃,这两个多月的苦不是白费了吗?”

“妈妈,实在是太痛了。”

“再坚持两个月就好啦!”妈妈鼓励道。

跟妈XX起来,黄老师简直是“魔鬼老师”。她每天都带女班的基训课、剧目课。学生看到她,大气都不敢出,一个动作没做好,看她的眼神都战战兢兢的。

孩子因为压腿太疼哭了,她说:“哭什么哭,有什么好哭的?你越哭,我压你越狠。”

孩子们所经历的就是她小时候经历的,她比谁都更能体会练舞蹈的苦,但她知道,学舞蹈,不疼是练不出来的。


“这也培养了我们一种承受能力吧。” 黄老师说能把舞蹈坚持下来的孩子,以后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半途而废,再苦再难也会坚持。

妈妈记得女儿每天晚上9点跟她打个电话,常常是含着眼泪的。宿舍里公用电话打不了几分钟,她就把女儿说的话记在本子上,下面写上安慰她的话。女儿周末回来,看完她写的话,就在上面写上两个字:“已阅”。她用这样的方式,陪女儿走过开始最难的那段日子。

黄老师说,王浥尘下课的时候非常活泼,但上课的时候可能是觉得自己功夫不好,总是闷闷的。

“我们家孩子性格是不甘示弱的,她会向最好的靠拢。”妈妈说。

一直到二年级三年级,她下的功夫才让黄老师看到一点点变化,才从旁边把杆换到中间把杆。

即使那时候已经冒出尖尖了,黄老师对她依然很严厉,直到学舞学到五六年级,她才敢跟老师说话。

黄老师还要求她们控制体重,每天上课前,她们换好体操服,就一个一个轮流上秤,称完体重要记在本子上,几月几号多重,哪一天胖了,是很严重的事情!

王浥尘现在身高173厘米,体重55公斤,在常艺时身材和现在差不多,可能在平常人眼里已经很瘦了,但在专业舞蹈队伍里,体操服一穿,多一点点肉都不好看,所以她中午不吃主食,晚饭尽量少吃甚至不吃,拒绝所有零食,晚上8点钟以后绝对不吃任何东西。

4、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最好

练功练到三年级,王浥尘才觉得自己开始喜欢跳舞了。

基本功练了两年,终于可以把一支舞完完整整地跳下来了。“那时候能把一支剧目学下来,有很大的成就感,觉得跳一跳挺开心的。”

也就是在那时候她确定了自己的考学目标。黄老师帮她分析,她考南京艺术学院应该没问题,可以往上海跟北京的一流院校冲一冲,最终决定全力以赴考上海戏剧学院和北京舞蹈学院。

在常艺她学的是中国舞专业,大学里中国舞专业里有古典舞、中国民族民间舞等专业。古典舞对功夫的要求极高,既要控制好身体,又要跳得美,脚下稍微挪一下,就是失误;中国民族民间舞由多个民族舞种组合而成,要求舞者能准确把握舞蹈风格,有一定的表演能力,“比如一个笑容,不能龇牙咧嘴笑就行了,心里面要有东西。” 黄老师说。

每个专业基本上都要考基本功、剧目和组合。王浥尘两个专业都报了,就要多准备一个剧目,和一个组合表演。

进入考学阶段,黄老师“抓”她抓得更紧了,往往一个上午就只抓她两个动作。“一点点动作做得不到位,将来去考学就是问题。北舞考场几千个人,人比人,一个动作不好一下子就暴露出来了。”

舞蹈是一种身体语言,除了腿、脚、手在表达,面部表情也在表达。为此,妈妈寒暑假带王浥尘学了一点京剧,学习走步、手部动作等等,也带她学了一点表演。最后一年他们还要集中精力学习文化课,一连好几个月,封闭式复习文化课。

最后艺考阶段,黄老师尽量陪她一起去,一面叮嘱她注意细节,一边给她加油打气让她不要太紧张。

最后北京舞蹈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王浥尘都考上了,她选择了被称为“舞蹈家的摇篮”的北京舞蹈学院,学习中国民族民间舞。

她是常艺第一个考进北舞的学生,后来越来越多的同学、学弟学妹进入北舞等高等学府。这次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《伟大征程》演出队伍中,除了王浥尘,还有两名常艺考入北舞的男生。常州的专业舞蹈,渐渐在省内外开始受到关注与肯定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即使是从小跳到大的剧目,王浥尘的理解和演绎也在发生着变化。“可能舞蹈动作没有变化,但感觉在变化,只有不断去感受角色,才能把它跳好。”考学的时候,她跳的剧目是蒙古族舞蹈《蓝天绿草间》,考学的时候跳了一年多时间,现在也经常跳一跳,每当跳起这支舞,那种感觉就回来了,“仿佛来到了大草原,很自由,很向往。”她说。

对于未来,她的理想是考歌舞团,或者当舞蹈老师,在舞蹈中,演绎角色的生命,让越来越多的孩子,喜欢舞蹈,跳出美丽的舞蹈。(宋春红)